廣東企業分會員工參加深圳大鵬古城歷史探秘遊活動

 2012915日,廣東企業分會組織粵海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恒超發展有限公司、深圳能源(香港)有限公司的員工參加了深圳大鵬古城歷史探秘活動,使大家進一步瞭解大鵬古城明清時期,在抗擊葡萄牙人、日本海盜集團和英國侵略者鬥爭中發揮的作用。在參觀中,大家看到了1839年大鵬水師營參將賴恩爵率領水師船在九龍炮臺炮火的支援下,擊敗了由英國駐華商務總監義律率領的英軍艦隊,贏得了九龍海戰的勝利,表現出不畏強暴的英勇抗爭精神,沉重打擊了侵略者的囂張氣焰,取得了中國近代反侵略戰爭勝利的第一仗,使大家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愛國主義教育。

大鵬古城位於深圳市龍崗區大鵬鎮。明朝初期,南中國沿海倭寇、盜匪和番夷為害倡狂,民眾的生活受到嚴重干擾。為抗擊日譽猖獗的佛郎機、倭寇和海盜,1394年明太祖朱元璋下令設立“大鵬守禦千戶所城”(簡稱“大鵬所城”),由廣州左衛千戶張斌負責開築建造。深圳今天的簡稱“鵬城”即源於此。

大鵬所城自建成以來保存完好,占地約11萬平方米,城牆高6米,由山麻石、青石磚砌成,東、西、南、北4座城門氣勢雄偉。我們來到南門口,矗立於眼前的是風格古樸的城門樓,雖經歷600多年的風雨滄桑,但風貌依舊,景致依然。從城門望進城內,兩排民居夾道而建,風格各異。當我們穿過磚拱券頂、花崗石門道的城門,走在深邃而狹窄的古街道上,望著畫棟雕樑的將軍府第,使人恍如回到了明清的時光裡。我們登上城門樓,古城風貌盡收眼底,城平面呈不規則四邊形,城中房舍排列有序,規劃整齊。由連接南、北城門的南門街與貫穿東門和西門的東門街、正街成十字交叉組成縱橫主幹道,迂回曲折的條條阡陌小巷,間隔著鱗次櫛比的民居。以青石板鋪就的街巷,襯托著明、清民居建築,古色古香。青磚灰瓦白牆融合了客家、微式和中原的建築風格,是嶺南地區不可多見的古建築文化藝術精華。

大鵬所城作為我國沿海特殊的防衛性軍事要塞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時代英雄名將輩出。在明代有劉鐘、徐勳;清代有賴世超、賴英揚、賴信揚、賴恩爵、賴恩賜的賴氏“三代五將”, 劉仕開、劉起龍的劉氏“父子將軍”等十幾位將軍,有多位將軍出任過廣東水師提督或福建水師提督,因而享有“將軍村”的美譽。由於將軍輩出,在擁擠的古城中,十幾座將軍府第佔據了相當一部分,是典型的清代府第式建築群。在所有的將軍府中,以廣東水師提督賴恩爵將軍的府第保存最完整,廳、房、井、廊、院等整體佈局壯觀,大門上懸掛的道光皇帝御筆書寫的“威武將軍第”,仿佛向遊人敘說著主人當年的赫赫戰功。所城是一座軍營,軍士連同家眷來自天南地北,他們帶來了不同的生活習慣和民間信仰。在大鵬所城的3000多人中就有60多個姓,語言以北方話、廣州話、客家話混雜,逐漸形成一種融合的、與周邊迥然有異的獨特語言,即所謂“大鵬普通話”的“軍語”。在所城內還建有天后宮、城隍廟、關帝廟、候王廟、趙公祠、華光祠、晏公祠等各種信仰不同的廟宇和祠堂,這些紛繁多樣的崇拜形式,構成凝聚地域文化、鄉土情結和情感寄託的重要載體,成為官兵遠離家鄉的精神支柱,以及連接民族感情和提高軍士戰鬥力的紐帶。在歷史的發展變遷中,逐漸形成獨特的民俗傳統和海防文化、農耕文化、移民文化。獨特的軍語、服飾、婚俗、舞麒麟、打醮、搶花炮和神靈崇拜等文化習俗,成為嶺南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如今城內的大部份房屋主人為改善居住環境,已另覓地方建新房,搬出古城外居住了,只有少數村民和到深圳做工的外地人住在古城內。城內現有1100多間房屋,其中許多空置的建築物年久失修破舊嚴重,牆壁上青苔累累,庭院內雜草叢生,有的只剩下斷垣殘壁,使這座久經歲月風霜的古城,在缺乏修葺下愈發顯得悲涼,時時展露出憔悴的芳容。儘管如此,古城的整體風貌依存,長條石板的巷街和民居散發著濃厚的古韻,特色風味小吃、小糕點,以及保留古代軍隊特色的“將軍宴”,吸引著遊人的食欲,令人流連忘返。

香港的防務也隸屬大鵬所城管轄,大鵬水師左營駐大鵬所城,負責大鵬灣、糧船灣、佛堂們、瀝源、塔門、九龍寨防務;水師右營駐東湧所城,負責珠江口、大嶼山、長洲、坪洲、青龍頭、深水埗的防務。在香港除設有紅香爐汛、九龍汛、屯門汛、大埔頭汛、麻雀嶺汛、橫州汛等營汛外,還設置了九龍炮臺、大嶼山炮台、東湧炮臺、佛堂門炮臺、沱濘炮臺以加強海防力量,狙擊來犯之敵。183812月,朝廷任命林則徐為欽差大臣負責查禁鴉片。林則徐到廣州後下令收繳鴉片煙,使英國煙商再難以進行鴉片貿易,英國駐華商務總監義律率領英國艦隻從廣州撤退,大批鴉片煙船集結在九龍尖沙咀海面上,伺機出售鴉片。18395月,為了防止英國海軍的偷襲,林則徐指示廣東水師提督關天培,下令大鵬所城參將賴恩爵率水師左營移駐九龍寨炮臺。9月,義律率5艘英國軍艦突然襲擊九龍寨炮臺和九龍炮臺,參將賴恩爵率領水師船反擊,炸翻英國雙桅軍艦1艘,取得九龍海戰的勝利。此後,在九龍的官湧之戰,也取得了六戰六捷的勝利。林則徐將戰果奏報朝廷,參將賴恩爵獲晉升為副將。按照清朝武官制度,參將為營的主官,副將為協的主官。因此,林則徐想留住賴恩爵繼續在九龍寨駐守,必須把賴恩爵的駐守地九龍寨炮臺升格。1840年,林則徐奏請朝廷把汕頭澄海協撤銷,將九龍寨炮臺改設為大鵬協,任命賴恩爵為大鵬協副將,駐守九龍寨。同時,新安縣配置九龍巡檢司管理地方行政事務;1842年中英簽訂不平等的《南京條約》,香港島割讓給英國後,為加強九龍的防衛能力,對抗對岸香港島的英軍,以及解決大鵬協副將、九龍巡檢司的辦公場所,清政府於1847年擴建九龍寨炮臺為九龍寨城;1869年,中英再簽不平等的《北京條約》,割讓九龍半島後,在割占區域內原屬大鵬協管轄的炮臺、營汛全部廢置,裁減大鵬協左、右營水師編制,左營裁剩430人,右營裁剩320人。1898年中英《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簽訂後,深圳河以南地區以及235個島嶼和附近海面成為英國租借地。在清政府力爭下,九龍寨城不在租借範圍,仍歸清朝管轄。而設在香港境內的營汛以及東湧所城,除九龍寨城外,全部被裁撤,官兵調回大鵬所城駐守。18994月,大鵬協副將方沿離開九龍寨城的駐守地,向廣東水師提督彙報情況,再也沒有回到九龍城寨,大鵬協副將府從此廢置。18995月,英軍出兵佔領了九龍寨城,將九龍寨城內的官兵驅逐出境。至此,隸屬新安縣管轄的九龍寨成,再也沒有任何級別的官員派駐,成為名副其實的無政府管轄地。由於英國對深圳以南地區及其離島和海面的強行租借,使大鵬協防守的地方越來越小,失去了獨立存在的軍事價值,朝廷將大鵬協水師左、右營裁撤,從此大鵬所城再無駐兵防守,漸廢淪為居住村,結束了其屯邊守土的歷史使命。大鵬所城作為防禦外國侵略的軍事重鎮戰略地位從此殞落,輝煌不再。

古城的探秘遊覽活動很快就結束了,我們帶著古城濃厚的歷史氣息,順著古老的狹窄小街走出了城門。回頭望去,陽光下的古城依然威嚴。從朱元璋下令築城到光緒皇帝下令裁撤,從屯兵禦所的將軍村變成一個敗落的居住村,大鵬所城經歷了明、清朝代的興衰。這裡曾經演繹了無數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人民不會忘記在抗擊佛郎機、倭寇和英夷戰鬥中的民族英雄。這次參觀遊覽的時間最然不長,但先輩們保家衛國的英雄壯舉,在我們心裡蕩起陣陣漣漪。今天,香港已回到祖國的懷抱,可以告慰為抵禦侵略者而犧牲的英靈。(通訊員  林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