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企業分會參加沙頭角中英街歷史巨變體驗活動

       84日,廣東企業分會組織了粵海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恒超發展有限公司、新粵有限公司的員工代表參加了“中英街歷史巨變遊”活動,使廣東駐香港企業員工有機會到沙頭角,感受中英街百年來的風雨滄桑,牢記當年的屈辱和抗爭歷史,見證香港回歸的歷史功績。

馳名中外的沙頭角中英街,是一條長不過250米,寬不過4米的普通商業小街,東邊屬深圳市管轄,西邊則隸屬香港特區。中英街很短,但歷史卻很長,是一部濃縮的中華民族百年滄桑和屈辱的歷史。其街上矗立的界碑,直觀地再現了帝國主義侵略和瓜分中國領土的罪惡行徑,也是香港回歸祖國和中國走向繁榮富強的歷史見證。

1840年,英國政府以在華貿易受到損害為藉口,維多利亞女皇派遣英國遠征軍,悍然發動震驚世界的鴉片戰爭。腐敗無能的清政府在英國遠征軍的炮火攻擊下,18428月被迫與英國簽訂了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割讓香港島。1856年,英國再次發動侵華戰爭,英國與法國聯軍攻陷北京,將舉世聞名的圓明園焚掠。186010月,英國強迫清政府簽訂《北京條約》,佔據九龍半島。1895年,清政府在中日甲午戰爭中慘敗,使中國成為西方列強瓜分的對象。法國“租借”了廣州灣,德國“租借”了膠州半島。英國為擴大在中國的利益,向清政府提出拓展香港界址問題。18986月,逼迫清政府簽訂了中英《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強行租借深圳河以南新安縣所屬977.4平方公里土地以及235個島嶼和島嶼附近廣闊的海域,租借期99年。新安縣沙頭角鎮在清朝中葉已經是人煙興盛的村莊,有自然村落60多個,總人口10000人。18993月,中英兩國定界委員在沙頭角完成了勘界,將村中西側一條乾涸的泥沙小河的河底中線作為兩地的分界線,並豎立8 “大清國新安縣界”界樁,從此沙頭角村被一分為二,分為華界的沙頭角和英界沙頭角。由於河流改道,沙頭角一帶比較淺的河床逐漸乾枯,鄉民便在舊河道的兩側填土墾地耕作,河道中間的界碑沿線形成了一條小泥路。1905年,港英政府單方面將界樁換成花崗石界碑,並將界碑標號。1930年代,隨著鄉民來往逐漸頻繁,鄉民在泥路的兩側蓋房屋擺攤做生意,從第3號界碑到第七號界碑之間逐步形成一條小街墟。由於居住在兩側的居民隸屬于兩個不同的管轄體,港英政府把緊挨香港的半邊街定名為“中英街”,而居住在深圳一側的居民則把這條緊挨華界的半邊街稱為“中興街”,形成了“一街兩名”的格局。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中英街象朝鮮半島的“三八線”和德國的“柏林圍牆”那樣,成為冷戰時期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大陣營對峙的前沿,從此中英街變成邊境禁區,1950年港英政府率先實行宵禁。

沙頭角中英街地處偏僻,以自給自足的漁農經濟為主,街區兩邊的經貿往來甚少。1959年,中英街設立沙頭角日用綜合百貨商店,解決街區兩邊居民日常的購物需要。1979年改革開放後,特別是成立深圳經濟特區,使中英街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1983深港兩地政府簽訂了合作發展協議,雙方對中英街投入資金大興土木,聯合修築道路,修建店鋪。隨著沙頭角周邊交通道路的改善和開放遊客進入,促進了中英街經濟發展。中英街以毗鄰香港的特殊位置優勢,獲得免稅政策,商貿業開始興旺起來。街道兩邊店鋪林立,售賣的商品琳琅滿目,應有盡有,以物美價廉的免稅商品,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遊客觀光購物。在1990年初,兩邊店鋪達到210多家,每天平均接待遊客逾萬人次,迎來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輝煌時期。使這條小街旦夕之間迅速繁榮崛起,逐漸演變成為享有“購物天堂”美譽的繁華邊貿小街。

199771日,香港回歸祖國後,中英街的性質也隨之發生了根本的轉變,由於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保持原有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中英街在“一國兩制”構架下,形成了“一街兩制”的新格局,成為深圳獨特的風景線。(通訊員 林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