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過去的五年間累積了百分之十九的實質經濟增長,人均生產總值達3.4萬美元


      
自二OO八年以來,香港經歷了環球經濟的高低起伏。二OO八年的環球金融海嘯,帶來了自一九三O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並將環球金融體系推到崩潰的邊緣。香港亦一度陷入經濟困境。

       儘管衝擊嚴重,香港的經濟仍然表現堅韌,較其他經濟發達地區更快走出逆境,在過去極不穩定的五年間累積了百分之十九的實質經濟增長,人均生產總值也升到三萬四千二百美元的歷史新高。

       失業率回落至全民就業水準,由二OO九年年中的百分之五點五高位下降至最近的百分之三點三。本地的總就業人數從二OO九年低位增加了超過十八萬人。低收入人士的就業收入在過去一年有百分之十二點五的增長,除去通脹的因素,亦有百分之七的實質增長。住戶入息中位數上升百分之十一點一,由一萬八千元上升到二萬元,實質增幅為百分之五點一。不少基層市民的生活在過去一年都得到改善。

      香港經濟能夠迅速復元,與香港經濟制度的彈性和整體競爭力息息相關。美國傳統基金會連續十八年將香港的經濟自由度評為世界第一。去年,香港獲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評為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最近,國際商會把香港譽為世界上最開放的巿場。世界銀行亦推許香港的營商環境便捷度為全球第二位。此外,國際貨幣基金會在二O一一年的報告中,明確認同特區政府的政策和應付金融風暴的策略,讓香港經濟可以在危機後以驕人的動力回升。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亦給予香港最高的AAA級信貸評級。


       香港經濟在過去數年經歷了極不尋常的時期。二OO七年本屆政府就任時,香港經濟充滿動力,消費和商業投資信心高企。然而,二OO八年發生了一場由美國次按問題引起的世紀金融海嘯。香港無可避免地受到嚴重打擊,對外貿易和內部需求全面放緩,本地生產總值由二OO八年第二季開始連續四季下跌,貨物出口大幅下滑,失業率上升。

     
隨著內地經濟恢復較快增長和歐美地區經濟開始回穩,香港經濟自二OO九年第二季開始有所改善,並在二O一O年全面復蘇。二O一O年第二季,本港實質經濟規模已經超越金融海嘯前的高位,之後更連續幾季錄得高於趨勢的按年經濟增長。到二O一一年,本港實質經濟在首季仍有可觀增長,按年增長百分之七點六。惟其後外圍環境迅速轉差,出口一落千丈,影響整體經濟情況。經濟增長由第二季的百分之五點三,回落至第三季的百分之四點三,第四季進一步跌至百分之三。二O一一年全年本地生產總值實質增長百分之五。

  
   貿易方面,本港二OO九年錄得有記錄以來最大的年度跌幅,全年貨物出口下跌百分之十二點七,迅速於二O一O年收復所有失地,錄得百分之十七點三的增長。然而,由於歐美經濟復蘇不穩,需求減少,加上歐元區主權債務危機惡化,香港貨物出口在二O一一年年中急轉直下,在第三季更出現自二OO九年第四季以來首次的按年負增長。出口在第四季稍為回穩,全年合計出口實質增長百分之三點六。

   
   內部需求在金融海嘯期間同樣受到嚴重打擊,但隨著外圍情況穩定下來,加上政府對抗海嘯的措施取得成效,內部需求在二OO九年下半年開始反彈,並在二O一O年進一步增強,去年繼續有強韌的表現,並成為整體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由於市民的就業和收入狀況改善,私人消費開支在去年四個季度都維持強勁增長勢頭。整體投資開支在去年亦續有增長,不過,面對著外圍環境極度不明朗,近期企業營商信心已轉趨審慎。

    
  通脹方面,在二OO九年由於經濟倒退,出現了幾個月的通縮。不過,主要的先進經濟體為了應付金融危機,推出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亦把利率降至接近零的超低水準,導致國際食品和商品價格大幅攀升。超寬鬆的貨幣環境亦使大量資金在二OO九年流入亞洲和香港,進一步增加了區內通脹和資產泡沫的風險,香港的通脹壓力在二O一O年逐步回升。

       通脹情況在二O一一年更為明顯。全年基本通脹率平均為百分之五點三,較二O一O年的百分之一點七顯著上升。隨著本地經濟增長放緩,加上內地食品通脹逐步回落,香港通脹的升勢在二O一一年第四季稍見減慢。

   
    樓巿在過去幾年一樣大起大落。金融海嘯的爆發令樓價在二OO八年年底一度急挫,但隨著經濟復蘇,利率處於超低水準,加上住宅供應量偏低,樓價自二OO九年年初持續飆升,並超越了一九九七年的高位。為了使樓巿健康平穩發展,特區政府透過四個方向,即:() 增加樓宇供應;() 遏抑物業投機;() 防止按揭信貸過度擴張;以及() 確保物業市場具透明度,適時推出一系列措施,防止資產泡沫風險惡化,亦確保樓市、金融體系和實體經濟的穩定。

  
    各項政策措施措施已經取得一定的成效,投機活動顯著減少,新造樓宇按揭平均成數逐步下降,樓價自去年六月開始回落。儘管樓巿近月發展已較為平穩,面對持續的低利率環境和發達國家可能再次實行量化寬鬆政策以刺激他們疲弱的經濟,特區政府會繼續採用行之有效的策略,使樓巿可以健康平穩發展。

  
    過去幾年,全球經濟金融環境十分動盪,特區政府克服了金融海嘯在二OO八年和二OO九年的巨大衝擊,經濟在二O一O年和二O一一年都有高於趨勢的增長。不過,去年第三季,歐美經濟再次出現不穩,先有歐洲主權債務危機不斷惡化,並蔓延至歐洲整個銀行業和一些較大的歐洲經濟體,包括義大利和西班牙,繼有美國主權評級史無前例地被下調,造成金融市場大幅波動。雖然如此,歐美各國仍要加大力度推行財政緊縮措施,引發全球經濟第二次探底的憂慮。

       
特區政府在二OO八/O九至二O一O/一一的三個財政年度期間,共推出接近一千一百億元的利民紓困、創造就業及刺激經濟的措施。特區政府的「穩金融、撐企業、保就業」應對策略,大大減輕金融海嘯對香港經濟的下行壓力,也緩和了就業市場的惡化速度。

   
    政府推出紓緩措施,增加巿民手上的現金,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了適時的協助。特區政府還安排了一些短期職位、臨時工作和實習機會,協助有需要的市民轉型,使他們能夠更好地裝備自己,待經濟好轉時再投入就業市場。此外,政府繼續大力投資基建,為未來打好基礎,亦提供不少就業機會。

  
     為了應付全球金融危機所引發的信貸緊縮問題,特區政府亦推出了一系列的應對措施,包括特別信貸保證計劃及加強中小企業信貸保證計劃。兩項計劃自二OO八年至今合共批出超過一千億元的貸款,超過兩萬間企業受惠,間接穩住了三十五萬名僱員的職位。

   
    金融海嘯引發經濟衰退,本地職位僅流失了六萬二千個,少於亞洲金融風暴時期的一半,可見特區政府的措施發揮了支援就業對穩定社會經濟的作用。失業率在二O一一年年中更跌至百分之三點二的十三年低位。然而,下半年外圍環境轉差,失業率在二O一一年年底稍為回升至百分之三點三,但仍處於全民就業水準。

       
在二O一一/一二年度,香港面對通脹威脅,特區政府推出超過六百億元抗撃通脹及藏富於民的措施。部分措施目前仍在發揮效用。透過適當的措施,特區政府有效紓緩經濟週期對巿民帶來的影響。

   
   總括而言,自二OO八年年底開始的金融海嘯餘波未了,繼續困擾全球的經濟,但是憑著香港人的堅毅和智慧,配合政府善用資源,採取策略性的措施,穩定經濟,幫助有需要的巿民,特區政府一次又一次跨越難關,令香港能夠持續向前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