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區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人心回歸是項長期工作 

  

   香港特區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529日接受內地記者聯合採訪時,與記者們圍坐在一張小桌旁,開始就說:“各位年輕的記者你們好,歡迎。”參加競選時,他以親民作風著稱,這種能迅速拉近距離的特質,在受訪時很快就展露出來。

 

  梁振英喜歡從具體的事和小切入點講起。“我家住在山頂,離這兒開車10分鐘,家裡的院子不大,但是有樹蛙、狸貓和松鼠。”他用這個例子說明,香港除了是購物天堂,環境保育也做得相當好。

 

  給年輕人創造更多機會

 

  “您怎麼理解香港回歸?”記者提問。

 

  梁振英回答說:“回歸有兩重意義,一是法理上的回歸,另一層則是‘人心的回歸’。”他舉例說:“比如你在香港碰見一個拎著大包小包的朋友,問他去哪裡,他說去中國。這個人不一定有什麼政治立場,但他概念搞不清楚。”之所以會有這種現象,是“香港過去100多年來在英國管治下,累積的問題。”

 

  “所以,人心回歸是一個長時間的工作,這包括我們的國民教育,包括讓香港人瞭解國家的發展等,”梁振英說:“要一步一步做,不能急。”

 

  改善民生在梁振英的競選政綱中占了很大篇幅,受訪時,他再次說明了自己上任後擬實施的民生措施。

 

  “香港人均GDP在世界排名第20,這在全世界200多個經濟體中不錯了,但是要是看工作收入的分佈,就會發現貧富差距比較大。”梁振英說,除了年前已經立法的新收入分配制度外,今後還將續推公屋計畫。“香港人的生活開支裡面,負擔最重的就是住房,香港有40%的居民住在公房裡,所以民生問題,住房是首要”。

 

  除了改善醫療、教育條件,應對老齡化問題以外,梁振英表示,讓香港年輕人有向上流動的空間,也是非常重要的工作。他說,現在的環境與他年輕時不同,“我們那一代是上世紀50年代在香港出生的,碰上香港經濟發展的旺盛期,那個年頭,你要是好好幹,年底老闆就會給你加薪水,不加個百分之二三十,就會有人跳槽。”因為當時經濟發展非常快,加上適逢中英談判,香港老闆移民的較多,為年輕人讓出了許多重要職位。

 

  “所以,我特別關心現在的年輕人,如何給他們創造更多的機會。”梁振英說,下屆政府將對經濟發展“適度有為”,首先要制定一系列的產業政策,讓政府、產業、研究部門和學校更好地結合起來;其次是打造好香港的體外經濟,即為在香港境外、特別是眾多在內地工作的港人,創造更好的條件。

 

世界金融中心不能自滿

 

  香港未來經濟的發展方向在哪裡?梁振英有自己的獨到想法。他認為,香港目前已是世界“金融、貿易、航運”中心,但不能因此就自滿,“我們的業務範圍有擴充的餘地,我們的金融中心,規模比起紐約和倫敦還太小。”

 

  如何提升這些中心呢?梁振英說,如航運,如果只是貨櫃碼頭的輸送量增加一倍,並不算真正的提升。真正的提升是升級業務。倫敦“只有一條小河”,但它也是航運中心,因為做的不是碼頭操作,而是在辦公室裡做船舶的買賣、租賃、登記、管理、融資服務,還有這些活動所需要的法律服務,包括法律檔的起草,出問題之後的訴訟、仲裁、調解。“這些都比碼頭上的技術含量高得多,同時經濟產值和人員收入比我們高很多”,要是香港在今天這個碼頭的基礎上,能夠發展成為類似倫敦那種國際航運中心,那我們就有所提升了。”

 

  “今天在香港貨櫃碼頭上工作的工人,他們的子女經過培養,有些人能夠成為律師,或是海事保險專家,或是做船舶融資貸款的銀行家,那香港的家庭就會有進步。要是每個家庭都這樣做的話,香港社會整體就會有進步。”

 

  前任落實“一國兩制”貢獻大

 

  談到香港與內地的經貿合作,梁振英強調,香港受惠於內地經濟起飛的同時,對國家發展也起到了巨大作用。

 

  《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自2003年簽署主體協定後,每年都有補充協定簽署。梁振英表示,CEPA對香港發展促進作用明顯,但“中央、香港特區政府和香港企業與內地省市之間,有時對CEPA部分條文的理解不完全一致”,這就是為什麼梁振英要在政綱中提出,特區政府要與中央和內地省市設立聯合辦公機制,同時提升香港駐內地4個辦事處的編制和職能,讓3方溝通更順暢,更好地落實CEPA

 

  當記者問到梁振英如何評價與前兩任特區行政長官的風格差異時,他回答說:“董行政長官和曾行政長官都是鞠躬盡瘁的特區行政長官,他們兩位和我,3人之間風格不完全一樣,背景也不一樣,至於我們3個人的工作表現,要讓大家來評判。但是應該說,前兩位特區行政長官都在特區政府成立頭15年的關鍵時期任職,為香港落實‘一國兩制’做出了巨大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