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協會組團參加首屆中國(北京)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

 

       應中國(北京)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組委會邀請,香港中國企業協會於52830日組織會員企業赴北京出席首屆中國(北京)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代表團出席了首屆中國(北京)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開幕式暨高峰論壇、香港主題日活動、WTO與中國國際論壇等活動。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出席開幕式並發表了題為《在擴大開放中推動服務貿易發展》的演講。截至531日下午14:00,累計參會人數84495人次,累計成交專案348個,累計成交額209.1億美元,成交額排在前五位的領域是:金融服務,娛樂、文化與體育服務,商業服務,通訊服務,分銷服務。

 

 

   

附錄1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出席開幕式並發表了

題為《在擴大開放中推動服務貿易發展》的演講

  溫家寶說,創辦中國(北京)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是中國擴大對外開放、推動服務業和服務貿易快速發展的重要舉措。
  溫家寶指出,伴隨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和產業結構深刻調整,新興服務業和服務貿易成為推動世界經濟和貿易增長的重要動力。2011年,我國服務業占國民經濟的比重達到43.1%,吸納就業人口約2.7億;服務貿易總額突破4000億美元,居世界第四位;服務業吸收外資552億美元,首度超過製造業成為利用外資最多的領域。
  溫家寶說,中國政府在十二五規劃中明確提出,要把推動服務業大發展作為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的戰略重點。中國服務業發展潛力巨大。我們要深入推進服務領域各項改革,積極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大力優化服務業結構,努力營造有利於服務業發展的政策環境。
  溫家寶說,當前,世界經濟復蘇曲折艱難。國際社會應當攜起手來,共同推動服務貿易自由化便利化,促進國際服務貿易發展,為實現世界強勁、可持續、平衡增長提供有力支撐。他提出了四點倡議:第一,加快推動杜哈談判,促進服務貿易自由化進程;第二,加強服務貿易監管合作,營造更加便利的政策環境;第三,加快高新技術與服務業融合,共同推進服務貿易創新與變革;第四,關注發展中國家訴求,促進全球服務貿易均衡發展。
  溫家寶最後表示,中國正處於調整經濟結構和轉變發展方式的關鍵時期,服務業發展面臨歷史性的機遇,即將迎來快速發展的春天。京交會一定會抓住機遇,不辱使命,成為具有持續發展力和影響力的國際盛會,中國對外開放的道路一定會越走越寬廣!
  老撾總理通辛、卡塔爾首相哈馬德、辛巴威總理茨萬吉拉伊、肯雅副總統穆西約卡、薩摩亞副總理福諾托,世界貿易組織、聯合國貿發會議、經合組織負責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劉淇,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等出席了開幕式。
  開幕式前,溫家寶參觀了交易會綜合展示區。展示區由主題核心展區、省市展區、港澳臺展區、國際展區、央企展區、跨國公司展區等六部分組成,展示了國內外服務貿易領域發展現狀和最新成果。溫家寶參觀了國電公司環保節能技術服務專案、北京市科技創新與文化創新雙輪驅動典型專案、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標誌性企業專案、摩托羅拉軟體和服務專案、美國通用電氣集團公司遠端會診系統專案等。

 

附錄2

名詞解釋:服務貿易

服務貿易——國際服務貿易的定義

同服務的概念一樣,到目前為止,國際上尚沒有一個精確的國際服務貿易的定義。現有的一些定義,都是描述性的語言表達,且角度不同,現總結如下。

a. 傳統的定義:從傳統的進出口角度

當一國(地區)的勞動力向另一國(地區)的消費者(法人或自然人)提供服務時,並相應獲得外匯收入的全過程,便構成服務的出口;與此相對應,一國(地區)消費者購買他國(地區)勞動力提供服務的過程,便形成服務的進口。各國的服務迸出口活動,便構成國際服務貿易。其貿易額為服務總出口額或總進口額。

這樣的定義涉及國籍、國界、居民、非居民等問題,即人員移動與否、服務過境與否及異國國民之間的服務交換等問題。因此,需要注意以下幾點:

(1)這裡的勞動力含義較廣,它既可以以單個的形式提供服務,也可以以集體形式提供服務。

(2)勞動力在提供服務時,一般要借助一定的工具設備及手段。

(3)"勞動力""消費者"的不同國(地區)籍問題也應作廣義的理解。如跨國公司在境外設立分支機搆,雇傭當地居民並向當地消費者提供服務時,這時的"勞動力"或稱"服務提供者",應理解為該外商機構的股權持有人(單個的私人或法人集體),單個的本地勞動力在向本地消費者提供服務是以"集體"形式,"代表"外商機構在提供服務。

(4)這裡的服務進出口,是相對過境,未必發生真正的過境。因為服務貿易一般涉及人員、資本及技術資訊的流動,比如,電訊服務只需要服務"過境",而無須"國民移動"。因此,只要有一種要素發生移動,往往就構成貿易。

(5)對於勞動力的智力成果,也應被視作勞動力提供服務。

b. 《美國和加拿大自由貿易協定》(FTA)對服務貿易的定義

《美國和加拿大自由貿易協定》是世界上第一個在國家間貿易協定上正式定義服務貿易的法律檔。

服務貿易是指由或代表其他締約方的一個人,在其境內或進入一締約方提供所指定的一項服務。

這裡"指定的一項服務"包括:生產、分銷、銷售、行銷及傳遞一項所指定的服務及其進行的採購活動;迸人或使用國內的分銷系統;以商業存在(commercialpresence)(並非一項投資)形式為分銷、行銷、傳遞或促進一項指定的服務;遵照投資規定,任何為提供指定服務的投資,及任何為提供指定服務的相關活動。

這裡提供服務的"相關活動"包括:公司、分公司、代埋機構、代表處和其他商業經營機構的組織、管理、保養和轉讓活動;各類財產的接受、使用、保護及轉讓,以及資金的借貸。

進入一締約方提供服務包括過境提供服務。締約方的"一個人"指法人或自然人。

這種對服務貿易說明性的、非規範性的定義,說明了服務貿易活動的複雜性。

c.《服務貿易總協定》對服務貿易的定義

關貿總協定烏拉圭回合多邊貿易談判的一個重要結果是產生了《服務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son Trade in Services,GATS 1994415),GATS將服務貿易定義為:

(1)從一締約方境內向任何其他締約方境內提供服務;

(2)在一締約方境內向任何其他締約方的服務消費者提供服務;

(3)一締約方在其他締約方境內通過提供服務的實體性介入而提供服務;

(4)一締約方的自然人在其他任何締約方境內提供服務。

實際上,GATS對服務貿易的定義與D。瑞德爾在其所寫的《服務部門在經濟發展中的作用:按發展類型區分的異同》一文中的服務貿易定義相似,瑞德爾根據服務提供者與服務消費者是否移動這一標準,對服務貿易作以下描述,如圖1-2所示:

 

GATS與瑞德爾的服務貿易分類

GATS中的"服務提供"包括任何部門的任何服務,但實施政府職能活動所需的服務提供除外,包括任何生產、分銷、行銷、銷售和傳遞一項服務。

"影響服務的措施"包括:購買、支付或使用一項服務;與提供服務有關的准入和使用,包括分銷、傳遞系統及公共電信傳遞網與服務;一締約方的服務提供者在另一締約方境內場提供服務,包括商業存在。

"服務提供者"指該締約方提供服務的任何自然人或法人; "服務消費者"指該締約方接受或使用服務的任何自然人或法人。

下面將結合實際具體闡述上述定義。

第一類服務貿易,是指"過境交付’(cross-border supply)。服務提供者與消費者都不移動。它又可以分為被分離服務(separated services)貿易和被分離生產要素服務(disem-Bodied services)貿易兩種類型。

被分離服務貿易類型中的服務與貨物一同在出口國生產,經過國際間的交易在進口國消費。保險和金融服務就是國際間的交易可以通過通訊手段進行的服務。在這些被分離服務中,可能有附加在貨物上已被物化的出版物或軟碟,因而就產生了區別服務與貨物的困難。

被分離生產要素,或稱缺席要素(absent factor)服務貿易。這種服務貿易形式是A•迪爾道夫最早提出的。他指出,在提供服務時,並不需要所有要素都移動,可能有一種要素被稱為"缺席要素",比如管理,位於母國不動,但可以通過資訊通訊技術提供服務,以強化海外生產要素。可謂"於運籌惟握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

第二類服務貿易,是通過服務的消費者(購買者)的過境移動實現的,服務是在服務提供者實體存在的那個國家(地區)生產的。常見的例子有旅遊、教育、E療服務等。

第三類服務貿易,主要涉及市場准入(market access)和對外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investment,FDD),即在一締約方內設立機構,並提供服務,取得收入,從而形成貿易,即"商業存在"。這裡設立機構的服務人員,可以是來自母國,也可以是在東道國雇傭;其服務物件可以是東道國的消費者,也可以是第三國的消費者。這樣,似乎又與第二類服務貿易定義有交叉,不過第三類重點強調的是,通過自己的生產要素(人員、資金、服務工具)移動到消費者居住地提供服務而產生貿易;而第二類強調的是服務提供者通過廣告、自我推銷等形式"引導"消費者到自己所在地來,並購買(或消費)服務。第三類服務貿易形式常見的有在境外設立金融服務分支機搆、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維修服務站等。

第四類服務貿易,主要是締約方的自然人(服務提供者)過境移動在其他締約方境內提供服務而形成貿易,這種形式常稱為人員移動(movement to fpersonnel),這裡的服務消費者往往不是所在國的消費者。比如,A國的醫生到C國治療來自掃國的患者,在該服務交易中,由於患者要向醫生居住國A國和手術進行國C國支付服務費用,所以採取三國之間交易的形式。很明顯,如果患者是C國的公民,則貿易形式就變成了第三類。因此,從這個意義上說,第四類服務貿易具有完善邏輯性的意義,也就是使概念更為周延。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定義都很寬泛,有些互相交叉,這是因為,談判委員會在一些發達國家的要求下,盡可能多地把服務貿易納入談判內容。另外,服務的交易又往往不是以一種方式完成的,而是幾種方式的互相結合。儘管如此,從整體上看,服務貿易的定義仍與以上內容相容。

GATS的服務貿易定義雖然參考並採納了FTA的描述性定義方式和定義內容,但在具體服務專案上,並不像FTA那樣詳細地枚舉出所指定的專案內容,這樣,各締約方在貿易談判中就更富有彈,注,從而盡可能多地把服務專案納入協定的法律框架之中。因此,與廠廠A的定義相比,這不能不說是一大進步。

對於服務貿易的定義,"烏拉圭回合"中期評審報告中曾指出,多邊服務貿易法律框中的定義,應包括服務過境移動,消費者過境移動和生產要素過境移動(主要指服務提供者過境移動)。它們一般要符合以下四個標準:服務和支付的過境移動性(cross-border movement of services and payments);目的具體性(specificity of purpose);交易連續性(discreteness of transactions);時間有限性(limited duration)。這四種判別標準,有助於理解服務貿易的涵義。

首屆京交會把服務貿易劃分為12大領域:商務服務、分銷服務、金融服務、建築及相關工程服務,娛樂文化與體育服務、旅遊與旅行相關服務、環境服務、健康與社會服務、教育服務、通訊服務、運輸服務、其他服務

 

服務貿易——國際服務貿易的特點

    與國際商品貿易相比較,國際服務貿易的特點可以歸納如下:

    a.貿易標的一般具有無形性。服務貿易的標的自然是服務,前面已對服務作了較為深入的探討,這裡不再重複。

    b.交易過程與生產和消費過程的國際性。大多數國際服務貿易的交易過程是與服務的生產和消費過程分不開的,而且往往是同步進行的。也就是說,服務價值的形成和使用價值的創造過程,與服務價值的實現和使用價值的讓渡過程,以及服務使用價值的消費過程往往是在同一時間和地點完成的。服務交易在整個服務再生產過程中具有決定性意義。服務交易與服務生產和消費的同步性要求服務交易必須具備不同於貨物交易的條件,那就是要有兩個主體(提供者與消費者)的實體接近。

    c.貿易主體地位的多重性。服務的賣方往往就是服務生產者,並作為服務消費過程中的物質要素直接加入服務的消費過程;服務的買方則往往就是服務的消費者,並作為服務生產者的勞動對象直接參與服務產品的生產過程。

    d.服務貿易市場具有高度壟斷性。由於國際服務貿易在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發展嚴重不平衡,加上服務市場的開放涉及一些諸如跨國銀行、通訊工程、航空運輸、教育、自然人跨國界流動等直接關係到輸入國主權、安全、倫理道德等極其敏感的領域和問題。因此,國際服務貿易市場的壟斷性很強。這一方面表現在少數發達國家在國際服務貿易中的壟斷優勢上,目前,美、日、歐盟各國的服務貿易額占了全球服務貿易總額(1994年為10800億美元)2/3,其中,在旅遊、運輸和其他民間服務貿易部廣泛,所占比例超過3/4;另一方面表現為全球服務貿易壁壘森嚴,多種貿易障礙林立。據關稅及貿易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andTrade, GATT)統計,全球服務貿易壁壘多達2000多種,大大超過商品貿易。應該看到,國際服務貿易市場的這種高壟斷性,不可能在短期內消失,因為,相對於商品貿易自由化而言,服務貿易自由化過程不僅起步晚,而且遇到的阻力更大。

    e.貿易保護方式更具剛性和隱蔽性。由於服務貿易標的的特點,各國政府對本國服務業的保護常常無法採取關稅壁壘的形式,而只能採取在市場准大方面予以限制或進入市場後不給予國民待遇等非關稅壁壘的形式,這種保護常以國內立法的形式加以施行。國際服務貿易保護的發展態勢也不同於國際商品貿易,各國對服務貿易的保護往往不是以地區性貿易保護和"獎出"式的進攻型保護為主,而是以行業性貿易保護和"限大"式的防禦型保護為主。這種以國內立法形式實灑的"限入"式非關稅壁壘,使國際服務貿易受到的限制和障礙往往更具剛性和隱蔽性。比較而言,商品貿易遇到的壁壘主要是關稅,關稅表現為數量形式,具有較高透明度,通過相互減讓的方式消除障礙相對來說容易得多。服務貿易中遇到的壁壘主要是國內法規,難以體現為數量形式,也往往缺乏透明度,而且調整國內立法的難度一般都比調整關稅的難度大。

    f.服務貿易的慣例、約束具有相對的靈活性。GATS是世貿組織處理服務貿易的多邊原則和規則的框架性檔。它具有較大的靈活性。GATS條款中規定的義務有一般性義務和具體承諾的義務兩種。一般性義務適用於GATS締約國所有服務部門,不論締約國是否開放這些部門,都同樣具有約束力。一般性義務包括最惠國待遇(GATS中的最惠國待遇同時還允許各國根據各自部門的特殊情況申請對該原則的豁免和例外)、透明度、發展中國家更多參與等。具體承諾的義務是指必須經過雙邊或多邊談判達成協議之後才承擔的義務,包括市場准入和國民待遇,且只適用于締約方承諾開放的服務部廣],不適用於不開放的服務部門。就市場准人而言,GATS要求可以採取循序漸進、逐步自由化的辦法,允許締約方首先根據各自的國內政策目標和發展水準等實際情況遞交初步承諾單,然後進行減讓談判,根據協定實行部門對部門的互惠減讓,並非是一參加GATS,就要立即開放全部服務市場。就國民待遇來說,GATS的規定也不是硬性的,而是可協商的。GATS允許締約方根據自己的經濟發展水準選擇承擔國民待遇義務,不僅可以決定在哪些部門或分部門實施國民待遇原則,也可以為國民待遇原則在本國實施列出一些條件和限制。總之,GATS的約束是有一定彈性的,尤其是對發展中國家,不僅做出了一些保護和例外,還在國民待遇、最惠國待遇、透明度、市場准入以及對發展申國家服務業發展援助等方面賦予了一定的靈活性。

    g.行銷管理具有更大的難度和複雜性。國際服務行銷管理無論在國家的宏觀管理方面,還是在企業的微觀經營方面,都比商品的行銷管理具有更大的難度和複雜性。從宏觀上講,國家對服務進出口的管理,不僅僅是對服務自身的物的管理,還必須涉及服務提供者和消費者的人的管理,涉及包括人員簽證、勞工政策等一系列更為複雜的問題。某些服務貿易如金融、保險、通訊、運輸以及影視文化教育等,還直接關係到輸入國的國家主權與安全、文化與價值觀念、倫理道德等極其敏感的政治問題。另外,國家主要採取制定法

規的辦法,即不是通過商品檢驗、邊防檢查、海關報驗等商品貿易管理中較為有效的辦法對服務貿易進行調控和管理。法規管理往往存在時滯,因法律的制訂與修訂均需一定時間,往往會落後於形勢。還有,法規管理的實際效果在相當程度上也不是取決於國家立法而是取決於各服務業企業的執法,因而,容易出現宏觀調控的實際效果與預期目標相背離的情況。在微觀上,由於服務本身的固有特性,也使得企業行銷管理過程中的不確定性因素增多,調控難度增大。突出表現在對服務的品質控制和供需調節這兩個企業行銷管理中最為重要的問題上。例如,企業在經營商品時,通過對產品物理和化學性能的測試和鑒定,可以保證產品達到一定的品質標準,並通過採用先進的生產技術工藝實現標準化生產,做到不合格的產品不出售或不購買。即使產品出售或購買之後有問題,還可通過退貨、換貨、修理等售後服務加以補救。但服務經營卻不能如此簡單。如前所述,服務具有異質性,使得服務的品質標準具有不確定性。服務也難以通過保退保換等方式挽回品質問題造成的損失,從而增大了服務品質管制的難度。又如,企業在經營商品時,除了運用價格杠杆調節供需外,還可以通過商品時空轉移的辦法,如通過倉儲活動使商品從一個時間存續到另一個時間,通過運輸活動使商品從一個地點位移到另一個地點等辦法,解決供需在時空上分佈不平衡的問題,調節供需矛盾,實現供需平衡。服務經營則往往難以通過時空變換的辦法調節供需矛盾,實現供需平衡。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特點對各種類型服務貿易的適用程度是不同的。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和服務業的發展,傳統服務特徵發生了前己提及的那些變化。這些變化一方面為服務業企業提供了新的機遇,使企業有可能放眼全球市場進行國際化經營;另一方面也給服務業企業帶來了挑戰,企業將面臨更加激烈的國內外競爭者。這不僅預示著服務業國際化的必然趨勢,也預示著國際服務貿易發展的廣闊前景。

 

服務貿易——服務貿易概念與若干相近概念的界分

過去習慣把服務稱作勞務,服務貿易隨之被稱作勞務貿易。在國際上,則多把服務貿易與無形貿易(invisible trade)混用,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簽訂的第一個服務貿易自由化法典就命名為《當代無形業務和資本移動自由化》。在英國,為準備服務貿易多邊談判,專門成立了英國無形出口理事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國際收支統計也一直把服務貿易計入無形貿易一欄之中,直到1993年才對服務貿易統計進行了調整。由於服務業的複雜性,作為服務交換的國際服務貿易,與商品貿易、無形貿易、第三產業、國際服務交流等概念既有著密切聯繫,也存在一定差異。

a. 服務貿易與商品貿易。現代國際貿易主要由商品貿易與服務貿易構成(當然,也有人把技術貿易單列,實際上,技術貿易部分歸入商品貿易,而大部分則可列入服務貿易之中)。兩者的區別主要是貿易標的不同,商品貿易的標的是商品,服務貿易的標的是服務,它們間的不同前面已述及。這裡要注意的一點是,服務貿易可以不跨越國境實現,而商品貿易一般要跨越國境才能實現;服務貿易的完成往往只需各生產要素——人員、資本、技術知識中的一項移動即可實現,而商品貿易則需要其生產要素綜合後的結晶——產品的移動才能實現。兩者的聯繫是:部分服務貿易伴隨著商品貿易的發生而實現,這就是通常稱作的"追加服務貿易"(additional service trade),如運輸服務、售後服務等。

b. 服務貿易與無形貿易。國際服務貿易與國際無形貿易大致可以等同,但嚴格說來,無形貿易比服務貿易範圍更廣,除包括服務貿易中的所有專案外,還包括國際直接投資收支以及捐贈、僑匯、賠款等無償轉移。在整個無形貿易中,直接投資專案目前所占比重最大。有專家指出,國際直接投資中有五分之三的收支歸於服務貿易。從統計口徑上看,服務貿易與無形貿易是存在差異的,不可完全等同看待。

c. 服務貿易與服務業。如果從經濟用途(服務物件)和性質劃分服務業,包括四類:(1)消費者服務業;(2)生產者服務業;(3)分配服務業;(4)政府服務業。在這四類服務業中,政府服務業是由國內提供的,較少涉及貿易,其餘三種則多數涉及貿易,構成了一國國際服務貿易的主體。

d. 服務貿易與國際服務交流。國際上服務人員的流動大致可分為三類:一類是政府間為了政治、經濟、文化交流的需要,互派人員,提供各種免費服務。實際上這些免費服務並非免費,而是對等的"不收費""收費",如教育培訓、合作醫療、聯合研究等,由於不發一生商業性收益,故不構成服務貿易。第二類是指一國(地區)的服務人員到另一國(地區)謀取工作,為境外雇主所雇用,為其工作,獲得工資報酬,並只在當地消費(沒有匯回母國)。由於末發生支付的過境流動,故也不構成服務貿易。第三類是指一國(地區)的法人或自然人對外提供服務,並獲取服務收入,有收支的過境流動,從而構成服務貿易。總結起來,前兩種稱之為國際服務交流,後一種稱為國際服務貿易,當然後者並不構成國際服務貿易的全部。